当前位置:首页>武侠系列 >

两位日本顶流明星,演了2021最好的剧情片2022-04-2923:44来源:沈卓盈胖萌娃

发布时间:2022-05-01源自:147采集作者:147小编阅读(10)

原副标题:三位韩国顶流歌星,演了2021最合适的剧情片

2021年的初恋影片并不是大获全胜,至少你永远能坚信菅田将晖。

《玫瑰花般初恋》2021年1月在韩国公映后大受赞誉。

国内在新浪网也领到了8.6分的丰厚战绩。

当然,这一切战绩不能只归因于演员。对于这个连初恋人都已经不再坚信初恋的世界来说,能真正触动民心的初恋影片,靠的还得是证照优良的编剧和制片人。

《玫瑰花般初恋》的制作团队不可小视。编剧二阶堂横山,指导过赫赫有名的真爱惊悚影片《三重奏》,被称为剪影初恋的奥运金牌除开之作。

制片人坂元裕二,剧《东京真爱故事》的制片人,现象级初恋泰斗,不多说了,懂得都懂。

神和神携手,自然不会拍出天庭变幻无常。《玫瑰花般初恋》通过讲诉一对百分之百合制的恋人,从学生时代碰面产生真爱,到跨入社会以后逐渐失去真爱的五年间,两个原封不动的故事。

男主角TNUMBERHOYA麦(菅田将晖饰),两个典型的超现实型新诗男中学生。

他探究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样,比如他不尊重木头小刀布的作法里,布能赢过木头。木头没错能轻而易举把布打穿。

他讨厌的东西是在韩国到处鳞次栉比的椭圆形建筑物,并且为椭圆形建筑物试过3个小时的记录片影片。

男主角埃尔奥罗省绢(有白仓纯饰),两个虽然跟麦并不相恋,但是却跟他几乎同一生活节奏的新诗女青年。

她讨厌看骸骨艺术展,讨厌看漫画书,讨厌听乐团现场演出。

重要的是,绢也认为,在木头小刀布的游戏里,木头没错能赢过布。

并且他们两个都认可一件事,那就是真正热爱音乐的人,是不会共用一副耳机的。因为对于真正的音乐爱好者来说,左声道和右声道放出来的是两首歌。

相似的人之间总是连着一条微不可见的红线,命运会将他们联系到一起。

在两个普通的夜晚,因为都没赶上末班电车,麦和绢两人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馆里碰面了。

对面坐着的是三位同样延误了最后一班电车的男女,与麦和绢不同的是,他们已经是参加工作的大人了。然后影片有了第两个小高潮:押井守。

两个偶然的不能再偶然的夜晚,当对面西装革履的大叔,跟旁边妆容精致的职场女性谈论的影片是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而他们的斜后方正坐着的人是押井守时。

所有热爱新诗影片跟文学作品的青年们,此时大概都忍不住怒吼一句:还在说什么狗屁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拜托,你身后坐着的可是押井守啊!

大神就坐在你身后,却还在说什么《魔女宅急便》真人版,真人版影片大概就是因为这群人才存在的吧。这就是麦的全部感受。

好巧不巧的是,旁边的绢,也是这么想的。

一面是谈论着热单商业影片的圆滑社畜,哪怕回头,面对身后坐着的大编剧,也是连脸都不认识。一面是两个对新诗作品充满了热忱和敬畏的年轻人,见到押井守就像见到了神明下凡,举手投足都难掩激动之情。

和一切因为鄙视链而存在的人类交际一样,麦和绢因为押井守,久旱逢甘霖般相恋了。

当麦和绢发现对方的书架是自己书架的翻版。

对方看的艺术展门票自己也有。

对方讨厌的乐团跟自己一模一样。甚至两个人连常去的面包店都是一家。

在这个疑惑,欣喜,失物重认般时刻,他们相爱了。

好像爱上了另两个性转的自己,麦和绢就像女娲补天丢下来摔碎的两块木头,如今终于严丝合缝的补到了一起。

他们在出租屋里一起看麦拍的冗长的影片。

一起吃烤饭团,谈天说地。

夜晚一起看到了无聊的影片,就头也不回的滚床单做爱。

然后在满是沐浴露泡泡的浴缸里亲吻彼此的脸颊。

麦的假期靠画画打零工赚钱,虽然一张画稿只有1000日元。

绢在不上课的日子都会去打散工,然后在下班回家的三十分钟步行路程里,跟来接他的麦一起手挽手讨论新出的影片跟漫画书。

他们一起住进了两个有阳台的家,还捡到了一只叫男爵的黑猫,每天彼此依偎着看日出和日落。

我要跟你消磨时光,我要跟你死磕到底——这就是文青们最响亮的初恋宣言。然而生活不只有诗跟远方,还有需要交房租电费水费的苟且。随着毕业的临近,两个人泡沫一样梦幻的生活濒临破碎。

麦的父亲停掉了他的生活费,而麦的东家不仅没有给他涨稿费,甚至将条件变成了更过分的三张1000日元。

绢也不得不开始考会计证,进入公司工作。

随着忙碌的现实生活的到来,两颗心渐生嫌隙。

麦逐渐融入了繁忙的社会生活中,而绢似乎还是那个一心沉浸在文学和影片世界中的小女孩。日复一日,两个人不再一起看影片,打游戏。

绢口中谈论的两个人曾经一起追的漫画书,麦也逐渐将剧情忘记。

当两个人的恋情进行到第五年时,麦和绢互相提出了分手。

影片最催泪的地方,莫过于分手这一桥段。麦不断强调,我能一直赚钱,赚更多的钱,我们不要分手,我们结婚吧,真爱就是会被消磨的,我们能将真爱变成习惯。

而绢却说,你还要降低标准到什么时候?

当两个人沉默时,身后来了一对跟五年前的他们一样年轻的恋人。他们热烈地交换着彼此心中的秘密花园,像极了当年同样眉飞色舞的麦和绢。

这残忍的一幕,让两人终于无法再容忍和伪装下去,禁不住潸然泪下——我见过我们曾经相爱的样子,所以我不能将就。

那晚共同为押井守而欢呼雀跃的两个青年,似乎已经被杀死了。

我们已经出卖了太多的自己,那么现在,我们的真爱,你还要对它降低标准到什么时候?

从两双亲密无间的白色匡威,到一大一小两双装模作样,盛满疲惫的皮鞋。

曾经看同一本漫画书书一起落泪的人。

最后其中两个却要拿起《人生的胜算》。

社会是两个黑色的大染缸。本以为赚钱是为了给你更长久的爱,可当爱遇上这些凡尘俗世里的尘埃,竟也面目全非,不配叫爱。

跟三个月没做爱的恋人提出结婚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影片中,有两段前后呼应,充满了隐喻意味的台词。进入社会就像泡浴缸,一开始不想进去,进去了就会觉得很舒服。前辈在有一天下班以后泡浴缸的晚上,因为喝酒猝死了。进入浴缸的人被淹死了,拳头最终也没有打破那块布。

真爱从最美好的那一刻发生开始,就进入了保质期的倒数。

我想一直跟你维持现状。

当年相爱时的一句情话,如今竟成为了真爱天真的墓志铭。《玫瑰花般初恋》用一种近乎梦幻般残忍,一点一滴将少年时的初恋转化成成年时的生活的细节,描绘得令人感到刺骨阵痛。

它将无数正在年轻,或不再年轻的人们,心中那个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大坑刨开。有的人还在缝隙里挣扎,有的人已经粉身碎骨。而真爱,就是理想主义者们最难维持的消耗品。

《玫瑰花般初恋》深刻剖析了20代的年轻人,在理想主义遇到现实贫困,自身所拥有的独特亚文化色彩,受到毁灭与冲击的现象。

到底是坚持这个不愿妥协的自己,还是将自己葬送进社会的大浴缸里,闭上嘴巴,当两个普通人?

《玫瑰花般初恋》名义上是一部初恋影片,实际上传达的却是更为深刻的社会问题。或许有的人淹死在了这个名叫现实的浴缸里,像麦那样葬送了自己的真爱。

但也终会有人像绢那样,在这片浴缸里狠狠扎根,汲取水分跟营养,将理想的种子竭力开成繁花。

但不管如何,毋庸置疑的是:这个世界需要新诗青年,也需要玫瑰花般真爱。

每两个新诗青年,更不需要以展露自己是新诗青年这件事为耻。

至于真爱,就像王小波说的那样:别怕美好的一切消失,我们先让它存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欢迎分享转载→ http://6hezw.com/gexing/433.html

Copyright © 2022 美丽心情网 All Rights Reserved.XML地图